肉毒素这么火,你认识几种?

2018-09-09 09:46 来源:丁香园 作者:Dr.liao
字体大小
- | +

说起皱纹(尤其是动态皱纹)的治疗,你是不是首先想到肉毒素?近十年来,肉毒素在皮肤科、整形外科中的使用十分广泛,应用范围也在逐渐扩大。除了治疗皱纹,肉毒素在瘦脸、瘦腿、多汗症、瘢痕疙瘩等多方面治疗均收到良好效果。

在我国,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(CFDA)仅批准上市了两种注射用 A 型肉毒毒素,分别为国产的兰州衡力(BTXA)和美国 Allergan 生产的保妥适(BOTOX)。然而,全球市售的肉毒素种类繁多,各有长短。不同著作、临床病例研究中所采用的肉毒素品种可能不尽相同。因此,了解更多种类的肉毒素产品将有利于临床工作者的深入学习。

今天,笔者将带你一览其中常见的肉毒素产品,一起来认识:

1. BOTOX:黄金标准

第一批经过批准和商业化的 A 型肉毒素(BoNT-A)是 Alan Scott 博士的 Oculinum,后来被美国 Allergan 公司收购,并更名为 BOTOX(图 1)。BOTOX(也称为 onabotulinumtoxinA 或 Vistabel)使用肉毒杆菌 A 型 Hall 株,是目前通过了美国 FDA 和中国 CFDA 严格审批的进口肉毒素。

真空干燥粉末。分子量 900 kD。规格:50 U、100 U。赋形剂:0.9 mg 氯化钠(NaCl)、0.5 mg 人血清白蛋白(HSA)。储存条件:2~8°C,36(24)个月。

1.jpg
图 1 BOTOX

2.  BTXA:中国肉毒素

BTXA(其他名称:Prosigne,CBTX-A),由中国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,使用 Hall 株(图 2)。

冻干粉(冷冻干燥法能最大限度降低由高温引起的蛋白质变性风险)。分子量 100 kD。规格:100 U。赋形剂:明胶、葡聚糖、蔗糖。储存条件:-20°C~5°C,36 个月。

注意:辅料明胶是一种动物来源的蛋白质,可能在重复注射后引起过敏反应。尽管已知 BOTOX 和 BTXA 的效价比也是 1:1,但研究结果上仍存在争议。

2.jpg
图 2 BTXA

余下为其他全球知名肉毒素品牌,暂未获 CFDA 批准上市:

3. Dysport:欧洲标准

Dysport(也称为 abobotulinumtoxinA 或 Azzalure),由英国 Ipsen 公司生产,使用肉毒杆菌 A 型 Hall 株 NCTC 2916(图 3),

冻干粉。分子量 500~900 kD。规格:300 U、500 U。赋形剂:2.5 mg 乳糖、125 mg HSA。储存条件:2~8°C,15 个月。BOTOX 与 Dysport 的效价比被认为是 1:2~1:2.5,后者比例更常用。即 500 U Dysport 相当于 200 U BOTOX。

注意:由于西林瓶很小,可先用 2.5 ml 生理盐水(NS)复溶,用注射器取出所需量后再进一步稀释一倍。

3.jpg
图 3 Dysport

4. Neuronox:韩国首个 A 型肉毒素品牌

Neuronox(其他名称:Medytoxin,Botulift,Cunox,Siax),由韩国 Medytox 公司生产,是韩国首个 BoNT-A(图 4)。由于其制造工艺及所使用的肉毒杆菌菌株与 BOTOX 一致,因此氨基酸序列和分子量也与 BOTOXA 相同。临床试验证明,Neuronox 在效果和安全性方面与 BOTOX 相当。

冻干粉。分子量 904 kD。规格:50 U、100 U、150 U 和 200 U。赋形剂:0.9 mg NaCl、0.5 mg HSA。储存条件:2~8°C,24 个月。BOTOX 和 Neuronox 的效价比为 1:1。

4.jpg
图 4 Neuronox

5. Myobloc:唯一的 B 型肉毒素

Myobloc(也称为 rimabotulinumtoxinB),由美国 Solstice Neurosciences 公司生产,是唯一 B 型肉毒素(BoNT-B)产品(图 5)。BoNT-B 适用于对 BoNT-A 产生免疫耐受的患者。但其效力和作用持续时间均低于 BoNT-A,应用于除皱治疗的效果仅持续 2~3 个月。

液体制剂。分子量 700 kD。规格:2500U、5000U 和 10000U。赋形剂:6 mg/mL NaCl、500 g/mL HAS、琥珀酸钠。储存条件:2~8°C(避免冻存),24 个月。BoNT-A 和 BoNT-B 的效价比被认为是 1:50~1:100(肌肉)、1:10~1:30(肌肉)。

注意:pH 5.6 偏酸性,注射后可能会引起局部疼痛,因此建议在注射前用 0.01~0.05 mL NaHCO3 溶液中和。根据制造商数据,中和后效力维持了 1 个月。

5.jpg
图 5 Myobloc

6. Xeomin:第二代肉毒素

Xeomin(其他名称:incobotulinumtoxinA,Xeomeen,Bocouture),由德国 Merz 公司生产,使用 Hall 株 ATCC3502(图 6)。仅含有 150 kD 的纯化神经毒素,其络合蛋白含量低至 0.44 ng/100 U,而其他产品常见为 4.5 ng/100 U。Merz 声称,这种纯化的肉毒素在动物试验中降低了抗体产生的风险,但尚未在人类试验中得到客观验证。因此,如果疗程中需要注射大剂量 BoNT-A 时,Xeomin 具有一定优势。

冻干粉。规格:100 U。赋形剂:4.7 mg 蔗糖、1 mg HSA。储存条件:<25°C,48 个月。BOTOX 和 Xeomin 的效价比为 1:1。

6.jpg
图 6 Xeomin

7. Botulax

Botulax(其他名称:RegenOx,Zentox),由韩国 Hugel Pharma 公司生产,使用 CBFC26 菌株,是韩国第二代 BoNT-A 产品(图 7)。

冻干粉。分子量 900 kDa。规格:50 U、100 U 和 200 U。赋形剂:0.9 mg NaCl、0.5 mg HSA。储存条件:2~8°C,24 个月。BOTOX 和 Botulax 的效价比为 1:1。

7.jpg
图 7 Botulax

8. Nabota

Nabota(也称为 Evosyal),由韩国 Daewoong Pharmaceutical 公司生产,使用 KJ997761 菌株,是另一种韩国 BoNT-A 产品(图 8)。

冻干粉。分子量 900 kD。规格:100 U。赋形剂:0.9 mg NaCl、0.5 mg HSA。储存条件:2~8°C,24 个月。BOTOX 和 Nabota 的效价比为 1:1。

8.jpg
图 8 Nabota

9.  Innotox:获 BOTOX 认可的肉毒素

Innotox 由韩国 Medytox 公司生产,是世界上第一种液态可注射形式的 BoNT-A,于 2013 年获得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批准(图 9)。

液体制剂。分子量 900 kD。规格:25 U、50 U。赋形剂:L-蛋氨酸、聚山梨酯、5.625 mg NaCl。储存条件:2~8°C,24 个月。BOTOX 和 Innotox 的效价比为 1:1。

特点:液态型,不存在复溶时由人为原因而导致的污染或不准确给药风险。赋形剂中不含 HSA,避免了与人血液来源疾病相关的风险。BOTOX 制造商 Allergan 与全球(韩国、日本除外)Innotox 市场达成了独家许可协议。

9.jpg
图 9 Innotox

参考文献

[1]   Seo, Kyle K. Botulinum Toxin for Asians[M]. Springer Singapore, 2017:12-19.

[2]   Guarany F C, Picon P D, Guarany N R, et al. A double-blind, randomised, crossover trial of two botulinum toxin type a in patients with spasticity[J]. PLoS One, 2013, 8(2): e56479.

[3]   Jiang H Y, Chen S, Zhou J, et al. Diffusion of two botulinum toxins type A on the forehead: double-blinded, randomized, controlled study[J]. Dermatol Surg, 2014, 40(2): 184-192.

[4]   Tang X, Wan X. Comparison of Botox with a Chinese type A botulinum toxin[J]. Chin Med J (Engl), 2000, 113(9): 794-798.

[5]   Won C H, Lee H M, Lee W S, et al.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 novel botulinum toxin type A product for the treatment of moderate to severe glabellar lines: a randomized, double-blind, active-controlled multicenter study[J]. Dermatol Surg, 2013, 39(1 Pt 2): 171-178.

[6]   Flynn T C. Botulinum toxin: examining duration of effect in facial aesthetic applications[J].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Dermatology, 2010, 11(3): 183-199.

[7]   Kerscher M, Roll S, Becker A, et al. Comparison of the spread of three botulinum toxin type A preparations[J]. Arch Dermatol Res, 2012, 304(2): 155-161.

编辑: 费杨虹虹

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论